Home 財富管理 阿根廷推开了地獄之門

阿根廷推开了地獄之門

by admin - 2023-11-20 17 Views

就在剛剛,阿根廷雙手奉上了自己的命根子……

當地時間11月19日,人稱“阿根廷特朗普”、極右翼“自由前進黨”候選人哈維爾·米萊,以55.95%的得票率,正式當選阿根廷新任總統。

這位老哥,曾擔任足球隊守門員、搖滾樂隊主唱、演員、脫口秀和電視節目主持人、經濟學家、大學教授、還在匯豐銀行工作過。

直到2021年,才當上國會議員。

澤連斯基在他面前,都黯然失色!

這樣一個政治素人,憑什么成了黑馬?

憑他那迷人的發型,更憑顛覆性的競選綱領:

1.廢除央行,以美元爲官方貨幣,取消外匯管制,資金自由流動。
2.國有資產全部私有化,包括養老、醫療、教育甚至監獄。
3.把25個部委包括教育部和衛生部裁撤剩下8個,把所有的政府監管部門全部撤銷。
4.停止部分公共服務支出,取消大部分稅收。
5.允許全民持槍、开放武器銷售。
6.賣淫合法化、毒品合法化、器官交易合法化,自己的身體自己做主。
7.與第一第二貿易國巴西和中國斷絕往來,高調反華!承諾會將中國趕出南美市場。
8.廢除勞動法、裁撤勞動監察部門。
9.放棄與英國有爭議的馬島,把它送給英國。

放在其他任何地方,米萊的這番言論,妥妥的叛國!

但在阿根廷,卻有56%的人支持他。

爲啥?反正都爛透了,大不了推倒重來。

愛誰誰吧!

大選結果出來的第一時間,遠在美國的川普立刻對這位“類己”的小老弟祝賀:

讓阿根廷再次偉大!

繼埃爾多安經濟學後,新生的“米萊經濟學”,正冉冉升起。


01

經濟史上的奇葩


1971年的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庫茲涅茲,曾說:世界上有4種國家,發達國家、發展中國家、日本和阿根廷。

日本是個奇跡。

連續打了兩次世界大战,卻能迅速從廢墟中崛起,成爲最發達國家之一。

阿根廷也是個奇跡,不過是反向的。

不同於極度缺乏資源的日本,阿根廷可以說是开掛的存在。

甚至“阿根廷”這個詞,就是白銀的意思,自古被土著成爲白銀聖地。

土地面積大就算了,還都是好地方,河流密布、土地肥沃、水草豐茂、氣候宜人。

所以從19世紀建國开始,他們就舉全國之力投入農牧養殖業,被稱爲世界糧倉,是世界上最富有的4個國家之一。

上世紀,歐洲形容有錢人,就說:你富的像個阿根廷人。

當時的歐洲移民,都在糾結去紐約好,還是去布宜諾斯艾利斯。

然而沒過多久,選擇阿根廷的人們,都後悔了。

繁榮的外表下,命運正悄悄迎來殘酷的轉折。

在巴拿馬運河通航後,阿根廷的地緣優勢直线下降,從美洲航线的中心點變成了“世界的盡頭”,離世界三大經濟中心的航運距離均在1萬公裏以上。

阿根廷人這才發現,自己雖然富得流油,國內產業結構卻非常不合理。

坐喫山空上百年,遲遲沒有完成工業化,大量設備都被外國卡脖子。

再加上,30年代全球大蕭條,許多國家進入鎖國狀態,物料價格暴跌,極度過於依賴農、牧、礦出口的阿根廷,立刻就萎了。

更關鍵的是,政府面對經濟危機毫無作爲,居然被軍隊推翻了。

這开了個極壞的先例,阿根廷經濟也正式踏上衰退的分水嶺。

經歷10多年混亂後,1946年,貝隆當選阿根廷總統。

新政府的口號是:反資本主義、反外國資本,擁抱貧民和工人階級。

出發點是好的,但做法過於奇葩。

當時,阿根廷正處在產業轉型的關鍵時刻,貝隆大力推動全國工業化,卻把關鍵的重工業與各種公共設施歸入政府麾下,限制國外商品進口。

這看上去沒啥問題,但伴隨着產業保護的是外交上的孤立,阿根廷政府居然想退出世界經濟體系,實現自循環。

我大阿根廷應有盡有,何須與他人貿易?

結果可想而知,在政府的寵愛下,所有企業都人浮於事、運作效率極其低下,競爭力越來越低。

造成的結果就是,本國的優質農產品無法出口,國外的先進技術也進不來。

整個社會的產業升級,也基本告吹。

更騷的是,貝隆還推出前無古人的社會福利政策。

僅第一任期內,他就蓋了50萬套房子,送給低收入人群住。

他還大興基建,醫院、學校、圖書館各種造,努力給國民最好的生活條件。

當然,工資也必須漲。

只要俺當總統,包管鄉親們喫香的喝辣的,記得下一屆還選咱啊!

貝隆的這些做法,初衷雖然是好的,主打一個爲國民着想。

但在經濟下行期,你這樣搞的後果,就是進一步拖垮國家財政。

貝隆到底是拯救窮人的英雄,還是拖垮國家的罪人,至今在阿根廷都贊否兩論。

比較難頂的是,貝隆的這種政見,對一個選票國家而言,那必然是非常受歡迎。

後來有志於當總統的,同樣拿這一套忽悠選民,爲了填平巨額財政赤字,只有不斷對外舉債、對內超發貨幣。

搞得民不聊生後,國民再選個支持自由主義的總統上去。

新總統爲了發展經濟只能削減福利开支,立刻又引發民怨。

貝隆主義馬上再度復活,保護主義把自由主義趕下台。

如此循環往復……

近半個多世紀,阿根廷政府更迭多達29次,甚至還出現過一個月連換5任總統的誇張劇情。

如此動蕩中,甭管什么政策,都無法有長期連貫的發展空間。

阿根廷就這樣不斷在貝隆主義和自由主義間橫跳,經濟偶爾回光返照,但衰退的趨勢卻沒啥變化。

唯一變化的,只有越來越多的債務。


02

讓阿根廷再次偉大


提起阿根廷,球迷想到的是梅西。

經濟學家想到的是通貨膨脹。

政府支出長期超過收入,外債無限增加、貨幣無限超發,阿根廷的通脹直接爆炸,匯率一貶再貶。

最嚴重的是1982年,在輸掉與英國的馬島战爭後,通脹率甚至一度高達20000%,錢還不如紙值錢。

1969-1991年,阿根廷換了好幾次貨幣,面值刪去了13個0。

換上新貨幣後,好不容易稍微穩了下,通脹一度降到0,形勢一片大好。

沒想到自由派政府又放开了外匯管制,比索直接掛鉤美元。

這不是找死嗎……

阿根廷比索

90年代,美元一升一降,華爾街收割了整個拉丁美洲,阿根廷也跟着送了。

1993年,美國與西歐資本控制的企業達到全國企業總資本的34%。

2000年,這一比例升至80%,阿根廷喪失所有的大型民族企業,絕大多數國企員工下崗。

難受的是,阿根廷出售國有企業獲得了300億元的收入,政府外債卻猛增了1200多億美元。

官僚階層依附於國外金融與工業寡頭,貪污橫行,腐敗泛濫,社會財富喪失殆盡。

2001年,阿根廷最大的10家銀行中,8家被花旗銀行、紐約銀行、波士頓銀行等美國銀行控股。

國家立刻陷入債務違約,欠下投資者950億美元債務。

2002年,社會貧困人口比重上升至57%,有數百名兒童餓死。

2009年4月,阿根廷中央銀行董事接受中國記者訪問,無奈地哀嘆道:中國能從阿根廷學到的,就是不要學阿根廷。

現實的社會問題,逼迫政府職能繼續曾經的操作。

1990-2022年,阿根廷M2總額從8.66億比索增長至134萬億。

同時,2015年至今,阿根廷一直在大幅度加息,試圖用掩耳盜鈴的手法麻痹自己。

但無法改變事實。

截至2022年底,阿根廷的外債總額已高達2700億美元,佔比GDP超過50%,而外匯儲備僅有350億美元。

通脹再次失控,來到142.7%。

正如米萊所說的,通貨膨脹稅給民衆帶來極大的痛苦,給市場造成極大的困擾。

最主要的,就是導致貧富差距越來越大。

不同人群的財富和收入受到通貨膨脹的影響程度不同。購买力相對較低的固定收入人群會受到更大的影響,而擁有實物資產的人則可能從通貨膨脹中受益。

根據阿根廷國家統計數據,社會的基本月薪爲4.55萬比索,約合2300元人民幣。而一個四口之家每月的口糧就要花掉11萬比索,差不多是基本月薪的兩倍多。

阿根廷的高通脹已經不是什么購买力下降、貨幣貶值的經濟問題,而是底層人民迎战飢餓的巨大安全隱患。

2022年阿根廷的貧困人口達到了4250萬,貧困率超過37%大量中產返貧,遊街活動頻發,整個社會也开始急轉向右。

但是,照他所說,把央行關門、直接用美元,就能環節阿根廷目前的困境?

一定程度上,確實可以。

直接使用美元,實際利率將由美聯儲決定,使得利率更可預測。對阿根廷這樣的經濟體而言,倒也能免去許多撓頭的問題。

更何況,因爲自家貨幣不靠譜,大部分阿根廷人,早就更樂於使用、存儲美元,也喜歡用美元定價和交易。

如果將這種狀況正式化,將使民衆免去美元、比索來回兌換的麻煩。

既然如此,就說明一個問題:人們壓根就不相信央行了。

現代貨幣,靠的是國家信用背書。

一個不被國民信任的央行,不被國民信任貨幣,有存在的必要嗎?

確實沒有了。

既然如此,至少對阿根廷而言,直接使用美元是目前最好的選擇。

雖然等於把命根子交了出去,但已經被收割了那么多次,還有什么可怕的呢?

再差,還會比現在更差?

至少,美元作爲世界上交易量最大的貨幣,其匯率不會受阿根廷這個相對小的經濟體所影響,這意味着貨幣價值將不會大幅波動,上下翻飛。

對渴望穩定的阿根廷人而言,穩定,是最大的財富。


03

尾聲


有個老笑話十分諷刺:

上帝創造地球以後,他發現阿根廷已經得到了所有的財富:遼闊的草原、豐富的石油、雄偉的山脈、迷人的丘陵湖泊、肥沃的河谷和多樣的氣候。於是,爲了平衡,他在這個地方放上了阿根廷人。然後,阿根廷就涼了。

遍觀歷屆政府,似乎都沒給阿根廷帶來卓越的政績,阿根廷人也對政府失望透頂。

於是,這一次,他們幹脆選了個無政府主義者當總統。

很多人認爲,他很可能將是阿根廷最後一任總統!

爲什么?因爲按米萊的施政方針,整個阿根廷就是人類歷史上第一次無政府主義的試驗場,將打造一個真正弱肉強食的黑暗叢林:

支持人體器官交易——窮人將被更深重壓迫;

放开槍支管制——武器泛濫、暴力橫行;

撤銷監管部門——上位者將肆無忌憚;

出售所有國企——國家被私人壟斷收割,窮人將再無活路;

取消青少年性教育課、撤銷教育部——蓄意讓後代變得愚昧,成爲野獸。

順帶一提,這老哥還是虛擬貨幣的擁護者。

以虛擬貨幣去中心化的理念,這種事完全有可能。

地獄之門已經打开。

明天會更好,還是會更壞。

沒有人知道。


鄭重聲明:本文版權歸原作者所有,轉載文章僅為傳播信息之目的,不構成任何投資建議,如有侵權行為,請第一時間聯絡我們修改或刪除,多謝。


標題:阿根廷推开了地獄之門

地址:https://www.100economy.com/article/100993.html


Tags: